2012 in review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2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600 people reached the top of Mt. Everest in 2012. This blog got about 2,600 views in 2012. If every person who reached the top of Mt. Everest viewed this blog, it would have taken 4 years to get that many views.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廣告

減肥減肉。減廢減慾

20121122-234342.jpg
終於把陳曉蕾的《剩食》看完。這書去年剛出的時候開始看,看到一半就給掉下,不是不好看,而是太沈重。

作者對本港食物浪費的情況作了很深入的研究,把內容分了三部分,第一是本港食物浪費在家居、餐廳等的情況;第二是本港處理廚餘的概況;第三是作為個人,我們可以做什麼。

說「沈重」不是因為通篇援引的各項數據,這些數據對論證大大的增強了說服力。「沈重」是出於無力感,越看,越覺得自己責無旁貸;越看,越覺得自己能夠做的實在太少。

書裏有一個很生動的比喻。因為香港沒有做好垃圾分類,所有垃圾就只有放進堆填區,並且無法分解。於是:「如果你吃一盒叉燒飯,十塊叉燒只吃完七塊。你死了,七年後已經化成白骨,可是你吃剩的三塊叉燒,埋在堆填區幾十年都不化!」

十多年前在東京已經眼睜睜的見證實施了當地的垃圾分類回收,很難想像怎麼香港到了2012年還可以原地踏步。沒有政府持之以恆的推動,個人根本發揮不了作用,但是要政府推行了,也需要公民社會施壓,可是我們的公民社會並沒有很多人知道香港情況的急切性呢!

陳曉蕾這本書寫的好,我作為看的,除了從自身開始減少垃圾,也要努力把訊息傳開去,所以首要任務就是把這書借給搞飲食業的朋友。

如何克服發台瘟

一位有慣性發台瘟的朋友為了要在婚禮致辭大為緊張,於是我在撰寫講稿和練習演說方面給了一些意見,幸好效果不錯。大概也可以在這跟對公開演說有極度驚恐的朋友分享一下小心得。

我是幸運的,從來沒有嚴重的怯台,不過以前在出台時,也總會有點心跳、手震、吃螺絲。正如對付其他驚恐症一樣,要完全克服心魔,唯有就是赤裸裸的面對它。有一段時間,我需要密集式的當主持、司儀,真的讓我完全的克服了出台時候的緊張,以致後來要為幾千人的大event當司儀也沒有難度。情況其實有點像電話留言,起初你會覺得對著機器自言自語有點怪怪的,但是久而久之,當你習慣的時候就不會覺得是甚麼的一回事。

在沒有密集式特訓之前怎辦呢?有一些小心得。

出台時會心跳加速嗎?很多人都知道深呼吸是很有效的方法。深深的吸,深深的呼。最好就是做瑜伽的ujjaii breathing,即是用鼻子深深的吸氣,把空氣填滿整個肺部,呼氣的時候,讓空氣經過喉嚨用鼻子呼出,像打鼾一樣,喉頭可能會發出呼呼聲,呼出的空氣是暖和的,能溼潤喉嚨,舒緩敏感。其實咳嗽的時候也可用這個方法止咳。

緊張的時候會手震,如果手上拿著紙張的話,尤其是A4那樣大的,手震的幅度會很容易被察覺。把貓紙縮小的話,就可以容易點做掩飾,例如把A4紙對摺。時間很充裕的話,可以製作flash card,看起來專業一些,缺點是,當講稿冗長的時候,需要很多張卡才行。其實我甚少機會使用flash card,因為做司儀其實也是個coordination的工作,往往會在最後一刻才訂好rundown,根本沒有時間精美製作。

貓紙的製作也有秘技,初級演說技巧的,總會把全篇演辭照讀,如果對書面語跟口語的轉換沒有太好的把握,倒不如通篇用口語寫出來,一些容易出錯的地方,自己用方法提示,與其寫「Ngong Ping 360」,不如用「Ngong Ping Three-Sixty」,便不會出現「Ngong Ping Saam Luk Ling」的尷尬場面。但是貓紙的作用其實是用來做提點,須知道演講時眼神接觸也很重要,如果真的拿著講稿照讀如儀的話,觀眾都要悶死啦。所以,精簡的講稿很重要,只需要point form記下重點,然後用自己真摯的感情和自然的語氣把各重點連接起來,自己和觀眾都舒服多了。

做司儀往往面對很多突發的場面和需要臨場發揮的時候,可以的話,事先鎖定會給你提場的工作人員,與他們好好溝通。我通常會給他們分發紙筆(flash card大小的紙),好讓他們把想我講的事情寫下遞給我,省得他們在台下打手語做口型,而我卻在台上呆呆的看不懂。

以上都只是一些克服怯台的小心得,克服了並不代表可以做個好司儀或講得一篇好演說,這方面要學的還多著呢!

讓我們思考我們的思考錯誤

20121118-102142.jpg
逛誠品,《思考的藝術:52個非受迫性思考錯誤》放在當眼位置,賣點是它在德國打破了Steve Jobs自傳的銷量紀錄。於是翻開書本,看到〈泳將身材的錯覺〉這有趣的一篇:

「那些職業級的泳將之所以擁有傲人的完美身材,並不是因為他們進行了大量的訓練;相反地,他們之所以成為泳將,是因為他們各個原本都擁有好身材!換句話說,他們的身材其實是某種「篩選的標準」 ,不是他們運動的「結果」 。」

作者Rolf Dobelli是瑞士人,修讀經濟,後來開始鑽研社會與認知心理學。書中52個短篇原本收錄在每個星期的《法蘭克福彙報》以及瑞士《週日報》。

每個短篇指出了常見的思想謬誤,有些章節叫人會心微笑:在會議裏,一大班聰明人聚首一起,往往因為不想提出異議而做出最愚蠢的決定。又例如沉沒成本謬誤(the sunk cost fallacy)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有犯過的,我們常常會因為花了錢買門票,而繼續花時間看一齣很爛的電影或戲劇。也有朋友認為已經花了十年青春,而甘願花未來的幾十年跟一個不愛她的賤男在一起,這不是謬誤是什麼?

作者也援引了很多有趣的參考例子:原來為了抗衡權威偏誤(the authority bias),航空機師參加的crew resources management的訓練,都要學習迅速、坦然講出自己察覺到的錯處,以指正機長,減低飛行失誤。

每個短篇都值得大家去仔細咀嚼。值得一提的是Birgit Lang的插畫,很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我平常很少買這類中文翻譯書,因為通常都譯得怪怪的,這本書也不例外。何解我會用93大元,買這薄薄的一本書?因為我看到封面說,中文版搶閘上市,英美版要到2013年才推出。很明顯,我真的需要看這本書。

便攜雨傘

20111208-001610.jpg

這款雨傘超好用,小小的,輕輕的,難得的是打開的時候不會反骨,坊間沒有很多的縮骨遮做得到。我這一把是用來取代由粉藍色變成灰藍色,快要退役的同一款式雨傘。

牌子叫Waterfront,在SaLa精品店有售。Waterfront的雨傘款式有很多,$185用鋼造的已夠好,$285用超合金造的,有點太重了。

再次置身花園裡

未搬來Wordpress之前,在Blogger的時候總會每個月出一篇博文,因為Blogger有一個index,方便人們從月份去選看以前的文章。我不想有某個月份消失在自已的博客裡,於是無論如何都會每月一文。

搬來後,沒有了這樣的包袱。加上轉工後,生活愜意,沒有再寫「牙痛 文學」(即無病呻吟),也少了工作間的笑料可寫(現在的老闆和同事太正常了)。

棄置花園後的後遺症是,從前會逼自己寫讀/看後感,但現在什麼感覺都濃縮在Facebook裡的小小Status Update方格裡,沒有再借助寫作去思考和沉澱。

多謝路人Yuwei Liu,讓我再次提起勁回到這花園。

我跟自己說,要讓寫作成為習慣,以後無論多無聊的話題都要寫。就給自己多一次機會吧。

向Steve Jobs 致敬


香港時間10月6日的上午八時正,收到朋友煞有介事的來電,告訴我Steve Jobs過世的消息,真不知道怎樣反應,無言的掛了線,手指尖飛快的趕到Twitter查看有關消息之餘,不忘到蘋果公司的網站求證,我眐住了,心底裡抽了一下,把這個畫面紀錄了下來。

這陣子工作很忙,完成工作時已經頗晚了,甫下班,我隨即記掛起這件事情,雙腳不由自主的拖到Apple Store 的門口,門外已放了不少鮮花,玻璃窗櫉貼滿了思念的字句,還有人放下了蘋果,Steve Jobs 的手版公仔,看著看著,淚水在眼眶內打圈。

我從來沒有想像過Steve Jobs的死會令我有這樣程度的傷感,可能是消息來得太突然,早兩日大家才對Apple沒有發放iPhone 5而感到極端失望,48小時後情緒而轉化為極端哀傷,iPhone 4S也變成了iPhone for Steve。

我不是狂熱的蘋果迷,至少,我沒有擁有太多的蘋果產品。最早和Apple擦身而過的,是畢業後第一份工作遇到的Macintosh,當中有蘋果癡同事對它的愛不釋手,還有對PC的破口大罵,奠下了我對Mac機的好奇。iMac推出時,真的帶來了視覺的震撼,可是基於compatibility的問題,我還是到了2007年才開始使用現已停產的MacBook,這是我第一件擁有的蘋果產品。隨後的有Time Capsule,iPhone 2G(別人的舊機)、3G和4G,還有絕大部份由媽媽覇佔的iPad。

無論是哪一款產品,蘋果都有法子叫人一用便愛上。猶記得打開MacBook包裝盒時的驚歎,在於沒有一丁點多餘的簡約,還有以人為本的貼心設計。用上一段日子之後,我還寫了一篇博文比較使用PC和Mac的經驗,據聞友人因這篇博文買了iMac,希望她對這個決定沒有後悔之餘,還會慶幸在Steve Jobs在世時用過他的產品。

Steve過世已經三天,報章的報導依然不絕,今天看了《明周》詳盡的文章,讓我又添一抹哀愁,不由自主的又到了Apple Store,窗櫥外的報事貼已幾乎把玻璃密封,向日葵和其他鮮花,蘋果,有增無減,這些都讓我想起張國榮死後,文華酒店外的情景,還有那久久不散的哀愁。

非常巧合的是,9月12日,張國榮的生忌那天,我喜孜孜的到書店訂了Steve Jobs授權出版,人們戲謔《iQuit》的自傳,沒想到這趟是《iFarewell》。

iSteve,永遠懷念你。

動物伴侶

早陣子看NPV的博文,才知道原來現在有人開始稱呼家裡的小動物做「動物伴侶」,而不是「寵物」,從而強調人和動物之間的對等關係。

我很少叫家裡的狗狗做寵物,而是用牠的名字,有時候甚至連名帶姓的稱呼牠(對,牠跟我們都用同一個姓氏),我們早已把牠看作家裡的一份子,我家的來電顯示就是牠的名字,反正家裡就只有牠沒有分配到電話號碼嘛。

人家的狗狗每天都上街,可憐我家Whisky只可以在週末出外走走,這些日子我一有空就去走走減肥,於是也會帶同Whisky,以彌補我平時太少時間陪牠,也讓牠好好運動一下。

我一直都覺得是我陪伴牠,直至一天只有我一人,總是覺得怪怪的,路上顯得夜闌人靜,好像有點不安全。沒有Whisky,我的步速慢了,心跳率低了,方才發現Whisky原來是我的電子兔。

Whisky已經十歲,以後我只有更珍惜和牠相處的時間。還有,我不會再以為自己很偉大的在give,但我會努力嘗試付出多一點。

20110521-114658.jpg

終於寄出了的信

這些日子,你大概覺得我失了蹤。這十年以來,有好些時候,我都在想是否應該告訴你真相,一些說了又於事無補,也不會讓任何人開心的真相。

其實十年前,當我爸爸病重的時候,我很氣你沒有探望過我爸爸,作為我成長時候一位很要好的朋友,當其他的中學同學多次來醫院探望我跟我爸爸的時候,你沒有來過一次,即使你媽媽住在同一家醫院的時候,你也沒有來。你當時忙著你的小生意,叫我替你看鋪的那天,我一心只想快點守在我爸爸的床邊,我在想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家人快要死去的朋友的感受?至於後來你錯過了我爸爸的喪禮,其實真的再不要緊了。

抱歉十年以來我都沒有解釋,說了出來,你不會好受,我也不會舒服。你也經歷過父親病逝,希望你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