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鴨

沒想到,有關食店的,可以一連三篇的寫。

因為翡翠拉麵和千兩都排長龍,利苑又滿座,所以與饞嘴朋友到了Harlan’s食飯。這才是我頭一趟到Harlan’s,因為每次想試這間餐廳都總是滿座的,大概是熱潮過後罷,今晚竟然不用訂座。

原意只想醫肚,我們便隨意地點了三個菜(因為點的時候沒有理會價錢):
蟹腳海膽牛油果sorbet
Harlan’s招牌Linguine
法式血鴨配意大利飯

頭盤幾好,因為三樣材料獨自都不難吃,拼在一起又清新開胃。Linguine非常地出色,比起Da Domenico,「便宜」得多,大家心裡自讚點菜點得不賴,自不然對血鴨的期望更高,正當把第二口意粉往嘴裡送時,愉快的心情一百八十度扭轉──血鴨突然在眼前出現!

血鴨怎可能在這個時候出現?我們點菜時很清楚的表明,菜要逐‧樣‧逐‧樣的上!我們只好叫侍應把血鴨拿回去,侍應一臉無奈,往請示上級,然後一個帶有口音的華裔部長捧著剛拿走的血鴨走過來說,這些意大利飯那回去繼續待熱便會變乾不好吃了。說時一張嘴向著血鴨噴。天啊!我很想反問他:難道你覺得把它放在餐桌上讓他自然風乾待冷便會好一點嗎?

饞嘴朋友面如炭色但也不厭其煩的解釋,我們已表明菜要逐碟逐碟的上,如果他們不願意拿回廚房的話可以放在我們的桌子上。對方似乎終於明白錯不在我們,口裡重覆我們的說話:「菜要一『迭』一『迭』的上…」

過了不久,那位中國人面孔的部長回來煞有介事的告訴我們,廚房會為我們重新再做一客血鴨。另一位外籍部長又借故走來替我們斟水,扮作漫不經心的告訴我們同一番說話──廚房會為我們重新再做一客血鴨──隨即發現我們的水原來不缺,所以又把水瓶放下,快速地離開。

我們知道血鴨是是日特式最貴的一個菜,但難道餐廳因著自己職員的錯誤而要再弄一客菜不是應有的態度嗎?那不是一間位於國金的餐廳應該做的補償嗎?令我覺得更不自在的,是我一進餐廳那位熱情招待,問我要sparkling or still的侍應先生突然在我們面前消失。坦白說,我情願他親自跟我們交待一下,而不是繞道而行,彷彿大家有過什麼重大的過節一樣。

最後血鴨終於出場,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意大利飯是熱騰騰的,鴨卻是有點暖而靭…

2 thoughts on “血鴨

  1. haha i only pass by the entrance of Harlan … it seems very expensive…how much does it cost for 3 meal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