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A

饞嘴因識飲識食的外籍同事介紹,很想試試銅鑼灣伊榮街JIA Boutique Hotel的OPIA。

聽聞這裡的Oyster Shooter非常出色,所以我們二話不說喜孜孜的走到酒吧,希望一嚐那Oyster Shooter。怎料在drink menu裡遍尋不獲,只好叫了兩杯cocktail。

可能是事前己透過朋友跟chef打好了招呼的關係,我們被安排坐的位置,升高了一級,像坐在舞台上一樣,光從頭頂射過來,顯得有點不舒服。環顧四周的食客,每人的頭上都好像戴了光環,是要讓每位在座的都 be seen嗎?

Chef為我們己頂備好晚餐,不過看樣子應該是tasting menu,只不過我們不再需要從中選擇而己。也由於沒有親自點菜的緣故,菜式的名字也記不起。

一開始的便是Oyster Shooter!(我們可真笨得可以。)這道菜果然名不虛傳,shooter glass內,有來自Tasmania的生蠔浸在日本清酒之中,還加了點酸薑,是很有創意的配搭,混在一起,味道出奇的配襯。之後還有佐以像壽司一樣的卷物,吃時不知道是什麼,雖然紫菜己稔了,只知有很美味的aftertaste,後來才知道裡面是soba,也就原諒了紫菜的不夠爽脆。

第一道主菜是炸鵪鶉,下面是酸酸甜甜的泰式配菜。此鵪鶉不同彼鵪鶉,比起Le Mieux Bistro,這道鵪鶉遜色得多,還有點像肯德基炸雞的感覺,與配菜放在一起,也不覺得擦出火花。

第二道主菜是tortellini,芝士和磨菇的香味十足,入口也不俗,只是下面的配菜略嫌太咸,沒有帶出tortellini的香味之餘,甚至把它的香味完全蓋過,有點大部份fusion菜畫蛇添足的感覺。

接著的是pork hock,外層包著一層堅硬而脆,糖醋味道,好像海藻的東西。這道菜做得不錯,很有東方菜色彩,只不過敗筆依然是下面的那些泰式配菜。饞嘴說,只要我們把自己當是洋人,我們應該會覺得菜做得很特別,這想法大概也可以,不過,那不是說這些fusion菜就是用來呃鬼佬的技倆?

最後的snapper,用了一樣的方程式,不提也罷。

甜品是sorbet加pavlova,饞嘴說pavlova非常到家,但由於我從來不懂欣賞pavlova,我也無從加評語,只覺得sorbet和pavlova走在一起不大相襯。

Fusion菜實在不容易討好食客,這使我想起食家朋友帶我到Gordan Ramsay旗下,位於倫敦的Maze,那裡的中式材料用得出神入化,比很多中國人還要精采。不過聽說OPIA的主廚只有二十四歲(雖然看來一點也不似),來日方長吧。

值得一讚的是周到的服務,給予客人適當的空間,同時也照顧周全,這種訓練,不是每間餐廳都做得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