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的看不見

坦白說,起初要和失明人共事,自己心裡也有不少好奇,最主要是文件的處理。隨著科技的發展,給失明人帶來不少方便,方法一是電腦可以接駁點字機(Braille),讓失明人可以摸到檔案的內容;方法二是安裝發聲軟件(synthesizer),那麼平時要用手摸的點字,便可以透過發聲軟件讀出來,還可以選擇男或女聲,更可選擇速度。

曾經有人問失明人怎樣看文件,我們嘗試解釋,除了PDF和圖像外,失明人是可以讀到電郵及一般文件的。對方接著問:「那麼如果我把文件複印寄過來,他看到嗎?」

幸而是在工作的環境下收到這提問,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用怎麼樣的尖酸言語和輕蔑態度去回應對方。

一般開眼人總是對失明人的日常活動很好奇,例如究竟他們是怎樣上落樓梯?他們會與人握手嗎?他們懂吃飯嗎?恐怕他們還想問失明人究竟怎樣拉屎撒尿,只是沒問出口而已。

縱使科技已為開眼人與失明人的距離拉近,有一些差距似乎怎樣也沒可能去掉。例如失明人無法明白,開眼人說的整齊、格式是指什麼,為什麼這些不關乎內容的東西,卻在開眼人的心目中這麼重要。反過來說,我們應該佩服失明人的通行無阻的閱讀自由,視野反而帶給開眼人不少障礙和限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