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鞋在淌血

早陣子要出門到非常寒冷,氣温低至零下十零以下的地方。為此,我作出充分的準備迎戰,包括冷帽、圍巾、手套、雪褲、厚襪。少不了的是一雙能抵禦寒冷的鞋,於是我翻箱倒篋的找到了一雙在七、八年前買的行山鞋。它的鞋面用了Gore-tex的防水物料,加上厚厚的鞋底,應該也可以有一點點的保温作用。出發前一天,我還在家裡試穿了一趟,確定這雙鞋能容納我穿兩對襪,這我才放心。

準備十足的要出發了。到達機場的時候,腳底隱約傳來一點不妥當。一看之下,發現左邊的鞋底將要裂開,右腳竟也出現同一樣的事情。天呀,出師不利,那麼我怎樣抵擋寒冷的天氣?雙腳只好奮力踏著鞋,滑冰一樣的滑到辦理登機手續的櫃台,期望能捱過去,只要讓我買得到超能膠,那麼萬事都有商量了。辦完登機手續,還有二十分鐘時間,「你要撐著!」可是腳底忽地一涼,左邊的鞋底已經脫殼而出,我曾企圖把它收藏起來,但已經不可能,它的接合點已經粉身碎骨,並且在我所到之處,殺出一條「血路」。節哀順變吧,索性把右腳的都一併撕掉,投進垃圾桶去。

踏著只有半分的鞋履,我昂然的步過了出大境大堂,穿過了檢查站,人們,你們有留意我隱隱哀傷地留下的「血痕」嗎?


Aigle,是我和法國之間所餘的點點聯繫,因為你,我和法國恩斷義絕。你看!「血痕」仍在。


我因此投向意大利,幸好最終能逃過那把G-U-C-C-I幾隻英文字母無限放大的一刧。

2 thoughts on “我的鞋在淌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