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總是美好的

交換了半年電郵後,這天,我和陳先生相約見面。

陳先生在美國定居,在此之前,他在香港渡過了十五個寒暑。

前幾年他被派到亞洲工作,勾起了對香港的回憶,他千方百計想要回歸香港。

這天,我們終於在香港見面。陳先生彬彬有禮,晚飯期間向我娓娓道來他在香港的點滴,然後我們一起走到他兒時居住的地方,那時的情景彷彿一幕幕的在眼前上演。

**********

一幢幾層高的房子,陳先生住在二樓,他的同學Michael住在頂樓,從Michael 家的窗口向外望就是海,所以他們其中的一個玩意就是數船。

其他同學大都住在這山頭,沿著斜路往上走,在街口向左柺,再一直向前走,十分鐘就到學校了。他們一班男生很頑皮,晚飯後沒事做,便相約在山上一個公園跟蹤戀人拍拖,然後就用電筒「照田雞」,這樣他們已樂上半天。

陳先生自己呢?他戀上了住在隔鄰的Mimi,余宅是一所只有兩層的房子,他清楚記得他就在樓下的小片空地彈結他,Mimi就從二樓凝望他。

那個空地還泊了幾輛車,包括他父親的車子,陳先生說其實他不是太認識自己的父親,父親是個生意人,忙得實在沒有時間讓兩父子好好相處,不過,他的父親已經過世了。

那是六十年代的香港,地點是堅道。

**********

今天,堅道九十四號仍在,可是已人面全非。Mimi住的地方蓋了幢幾層高的房子,空地依然泊了幾輛車,不過車主可能是地下太湖海鮮城的食客。從九十四號向海望去,見到的是樓,以前小朋友比賽數算有多少艘船在海上航行,現在大可以比試數數對面的住客家裡吃的是幾飯幾餸。

沿著衞城道向上走,以前的山頭已佈滿陌生的高樓大廈,幸好還見到摩門教會(即甘棠第,現在的孫中山博物館),與及在羅便臣道街口向左柺就見到的猶太教堂。

從猶太教堂沿著羅便臣道走十分鐘,要經過大大小小的地產公司,才能到達高主教書院,今年是高主教的五十週年,由一九五八年建校,陳先生在這裡渡過了最讓他回味的時光。

六十年代的香港局勢不穩,陳先生的爸爸每天都在維多利亞港看到偷渡來港的死屍,終於在一九六三年,他十五歲的那一年,選擇離開,舉家移居美國。

**********

見到今天的景象,失望嗎?陳博士擦著汗點頭,厚厚的眼鏡片後,穿透著失望的眼神。他問我有沒有感覺到空氣質素很差,有沒有因此而身體有毛病,說時咳嗽了幾下;我告訴他,我是沒有患鼻敏感的幸運兒。他問我為什麼中國都變得這麼富庶,是呀,這些日子人們都在大陸市場賺了不少錢,不過人們只是沒有看到國家西部的情形吧。

我們沿著中環行人電梯經過人頭湧湧的伊利近街,然後又經過晚上十點依然大排長龍的H&M,他認得中環街市和皇后戲院,露出絲絲喜悅,可是我還是要殘忍的告訴他,兩個地方都快要清拆了。

從羅便臣道到中環地鐵站,三十分鐘的路程,看盡五光十色,是我錯誤的選擇吧,促使他認清這個沒有回憶的城市。

2 thoughts on “回憶總是美好的

  1. interresting encounter wor! that’s y i like meeting ppl who are" experienced " “mature" than me..cos they see things differentl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