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捐故我在

坐地鐵,一車廂都是人,我在想,當中有幾個是完全的人?

完全──完整無缺的人。

這人可能少了一條盲腸,那人可能少了一個腎。父親如果還在世,他只有四分之一個胃。

身邊較年長的朋友一個一個排著隊似的要動手術,朋友說,十年之內,我們一班同年紀的朋友不知有誰要先動手術。

好彩是動手術,不好彩的話有人離開人世也未定。畢竟,一班朋友裡面總有一個離婚,一個單身,一個早死。雖然單身的位置,我似乎已霸定了,但是英年早逝,我也不是沒有機會。

又或者,我的器官會移植另一個人體內,到時候,我會以另一種形式存在。假如有一天,你在街上碰到一個載著我的肝臟的人,你會上前跟我(我的肝)打招呼嗎?

在這一天來臨之前,你可否跟我一起先填這個,攜帶在身?

3 thoughts on “我捐故我在

  1. 假如有一天我以另一種形式存在,我倒希望是我「心」不死。好似冇聽過可以移植腦袋哦呵?!

  2. filled in long time ago la..u know when i lost my wallet at start bucks the staff found my donation card and called my mom at home …..heeeeeeeeeeeeeeee

  3. green rabbit,你提的可是哲學問題,「我」的思考啊。這亦可以是電影橋段:如果「我」換上一個美麗軀殼,我的命運又如何?(例:小桃變了小忌廉)bunbun,好多年前我都填過器官捐贈咭,甚至乎是填過好多張,每換銀包都要換過新的一張,只是近十年以來,它已向各張信用咭、優惠咭、會員咭、八達通等讓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