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萬零一人的放縱

這陣子,好應該生活在水深火熱、如火如荼之中。

然而,愈逼得緊,人愈想放縱一下。

吃是其中一個最好的選擇。

Mandarin Grill+Bar,重開時去過一次,格調時尚中帶點典雅,焦點都聚在大束Casablanca那裡去。

對吧枱有特別的偏好,像是是坐在有利位置,居高臨下,觀察食客的動靜、員工的默契。

吃著蠔的時候,看見廚師在做一款特別的沙拉。看她做了好幾遍後,忍不住叫了一客自己品嚐。這是名叫Long Tomato(長茄)的沙拉。用了時令的蕃茄,中間夾著看上去像鮮磨日本芥辣,但其實是綠色的salad cream。用幼身的apparatus點上醋,再加上像蛋白,而他們稱之為「cloud」的foam和黑白二色像粉圓的東西,在芥辣salad cream上插上不同類型的香草和endive。

值得為cloud和QQ圓作點註腳。一黑一白的QQ圓,原來就是久仰的molecular份子波波。白色的是mozzarella、黑色的則是olive,它們像魚子一樣,送到嘴裡,卜通一聲便被咬開,齒頰留香。至於那白色一片雲,原來是用蕃茄水份提昇,而並非用蛋白而做成的foam。吃著吃著,不同層次的味道在味蕾發放。

在鎮店的Dover Sole之後,是我上次聽聞但不敢點的molecular甜品。分別是被形容為麥旋風的Oreo,和看起來不像,但真實是一個檸檬撻的Lemon Tart。後者其實是Martin Margiela式的deconstruction甜品,你看見檸檬和撻,實情你是吃了檸檬又吃了撻,卻沒有吃檸檬撻(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前者則叫我喜出望外,雲呢嗱雪糕混在巧克力醬中份外清新,而那又不是一般的巧克力醬,而是可樂汽水般的空氣泡沬在巧克力慕絲中間不斷蠕動爆破。

和藹的廚師叫我們要多來,對自己好一點一個月吃一次也不過份。我卻想起那一百萬人的故事,把他們辛苦半個月才賺得到的,我一個人一頓飯便可以花光,而我卻又只是第一百萬零一個人,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2 thoughts on “第一百萬零一人的放縱

  1. as long as u can afford it, as long as u feel happy after the meal..dun think and go for it la! dolce vit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