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流流

新年流流,但實情最近身邊很多人的父親都相繼走了,除了一抹傷感以外,心裡還有一份共鳴,是一種沒有經歷至親離世也不會明白的感覺。

一位朋友曾說,他以前不懂哭,但自從他的父親走後,最微小的事情也會觸動他的淚腺。

看龍應台的《目送》就是有這種深沉的共鳴。《目送》由多篇散文組成,第一部份的「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和最後部份的「滿山遍野茶樹開花」很多的篇幅都關於她過世的父親和年邁逐漸失去記憶的母親。

曾幾何時,也曾試過看到父母親臉上的縐紋,看見他們日漸佝僂的背影,心裡突然掠過一陣悸慄,怕他們不知還剩下多少時日。

你的父親有沒有跟你話當年?告訴你他當年交過怎樣的女朋友?哪個女朋友的父親不放心女兒與自己交往而跟蹤女兒約會?他做過什麼樣的工作?最值得他驕傲的事?犯過什麼的錯?

沒有聽過的話,不妨去問問他。

已經聽過不知多少遍的,不妨多問他一些細節,因為打從他離開的一刻,直至你的生命停止,你對於父親的認識就只能是這麼多。

還記得在病房的一個深夜,筆記簿上有我的筆跡:「我嗅到腐爛的味道,Papa va mourir…」

新年流流。

他在正月離開,下星期足八年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