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年前,我無法想像我會接觸這個題目,也無法想像我會跑遍幾家書店去找與這個題目有關的書,更無法想像我甚至要把讀後感寫出來。

我接觸了生平第一本佛教書籍:《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和另一本由同一作者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著,更入門的《近乎佛教徒》(What Makes You Not a Buddhist)。

什麼是佛教呢?我沒有得到很好的掌握,佛教的修道也著實有點艱澀難明。然而,佛教的基本概念,卻把我深深吸引。

它為我提供了另一個角度,一個廣闊的角度。

打從離開上了多年的教會,自己的想法成了本人的信仰,做人的盼望便是令自己每天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因為我相信世上有真、善、美這些絕對的價值。(雖說自己背棄了基督教,但我的整套思維模式,不是正正反映自己其實仍然深受線性邏輯的基督教的影響嗎?)

而佛教最基本的概念,衝擊著我的的信仰。

《近乎佛教徒》闡釋了佛教最基本的概念──四法印: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涅盤寂靜。這是都是印度釋多達王子出走王宮後頓悟的哲理。不認同任何一個概念的,都不是佛教徒。

我沒有本事在這裡講解這些基本,但對我而言仍是十分深奧的概念,倒能夠在這裡分享我讀到喜歡的句子(尚有許多精采章節,難以節錄)。

************

諸行無常 (all compounded things are impermanent)

「一切萬有,包括我們的血肉、我們的所有情緒和我們所有的覺受,都是由兩個以上的元素組合而成。當兩種或多種二元素和合在一起,新的現象就會產生:釘子和木頭產生了桌子;水和葉子產生了茶;而恐懼、虔誠和救世主,就產生了神。這些最終的產物,並沒有獨立於其各別元素的存在。」
「一切事物都是相互依存的,因此一切事物都會改變。一切萬有,沒有一樣是以獨立、恆常、純粹的狀態存在。」
「當無數的因緣和合在一起,而且沒有障礙與干擾,結果是必然的。許多人以為這是註定的或是運氣所致,但事實上我們是有能力對條件產生影響力的。」

諸漏皆苦 (all emotions are pain)

「各個國家在更大的尺度上追求快樂、止息痛苦,為了領土、石油、空間、金融市場和強權而征戰。他們發展先發制人的戰爭,來避免預期的痛苦。...我們不斷地尋找痛苦的徵兆。而一旦找著,就馬上尋求療方。」
「直接或間接的,一切情緒都生起於自私,也就是說,它們都與執著於自我有關。...情緒雖然看似真實,但不是一個人本具存在的一部分。它們不是與生俱來的,也不是某個人或某個神強加在我們身上的詛咒或植入。」
「如果你認真地想要根除痛苦,你必須培養覺知,留心你的情緒,並且學習如何避免被鼓動起來。...它們根植於誤解,因此根本上是錯誤的。基本上,所有的情緒都是一種偏見,在每一種情緒之中,都存有分別心的成分。」

諸法無我 (all things have no inherent existence)

「一條河,水在流,永遠在變,然而我們仍然稱它為河流。如果一年之後,會認為它是同一條河。但它是如何相同的呢?...水不同了,地球在銀河中轉動的位置也不同了,樹葉已落,新葉又長出來了──剩下的只是一個相似於我們上次見到的河流表象而已。」
「不是顯現(外相)困住了你,而是你對顯現(外相)的執著困住了你。」
「藉由了解空性,你可以繼續欣賞一切看似存在的事物,卻不會把這些幻相當做真實而產生執著...你看穿這些幻相,因而能提醒自己從一開始這就是自我創造出來的。」
「了解空性,你會對社會當中,忽而建構,忽而解構的一切裝飾和信仰失去興趣──諸如政治系統、科技、世界經濟、自由社會、聯合國等。」
「這並不是說你必須遠離社會。了解空性並非表示你變得漠不關心;事實上,相反的,你生起了一種責任感和慈悲心。」

涅盤寂靜 (Nirvana is beyond concepts)

「究竟的安竭之所,不論是天堂或涅盤,根本就不是一個地方──而是從無明的外衣中解脫出來。」
「悉達多的目標並不是要快樂。他的道路並非終究引導到快樂。相反的,它是一條直接的道路,通達痛苦的解脫、妄念和迷惑的解脫。因此涅盤既非快樂也非不快樂──它超越了一切二元的概念。」

************

自己小時候的一些想法竟然與佛家思想有點相似,例如,那時候我會思索「我」究竟是什麼(那時還會想,自己的說話,傳到別人的耳內會否化成另一種語言?),又會想即使有人陪我另一輛一模一樣的玩具警車(是甲蟲車,爸爸送的),都不會是同一輛玩具車,因為這塊塑膠跟另一塊塑膠,即使外表一樣,實質並不一樣。

小孩子較少受到社會化和群體化,可能比成年人更有智慧啊。

************

二十年前,一位傳道人分享,她在渡輪上遇見一位僧人,她上前向他傳福音,僧人微笑地跟她談了一會兒聖經。

傳道人說,連拜偶像的其實也有機會認識主耶穌。

二十年後,我才知道那僧人奉行的是更開放更沒偏見更現代的一個「宗教」。

不過,與其稱它為「宗教」,倒不如說是一種哲理,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接觸到它「宗教」的一面:

「大多數人很怕加入宗教或某種派別,很怕依循着某種特別的道來修行…任何能帶你超越困惑的方法,都能算是正確的道,如果你已經找到這種方法,卻還要繼續尋找或捲入任何的宗教,那就是浪費時間了。」
「『懷疑』與『發問』是發展真正信心與虔誠的優良基礎,應該培養這種基礎,而不是加以抑制。… 你一定要先問問題,再來就是事先分析和檢查每件事,給你一個理性的基礎…」

************

二零零九年的其中一個大計,就是希望對佛教有多一點的認識,在二月份,我開始了第一步。

3 thoughts on “

  1. 目前對我黎講都唔係一種宗教, 係一種精神鼓勵.只要你行出第一步, 你就行近多一步!

  2. 易儕,很欠不「見」呢!今天本想再多買一本有關於佛教的書,不過都是到圖書館借好了。你的JRT相好靚呀,沒有de-sex的Whisky可參與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